许亿:甲午战争前 一次与日本差强人意的纷争

jzdanny,2017年12月10日

许亿:甲午战争前 一次与日本差强人意的纷争


甲午前,再往前面说一点,便是日本明治维新后,打算和中国订约通商。

这时候日本国内有两路子意见,一路子是比较和平的,就是按照中国和西洋的惯例我们签个约就算了,大家毕竟是东亚邻居,合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。

还有一路就是木户孝允这路子,他犯的是和当年的丰臣秀吉一个毛病,就是觉得倒藩以后,大量的士兵无处安置,不如送出去攻打朝鲜。

主和的那一派暂得上风,于是派出一个名叫柳原前光的人出来,这人说来是明治天皇的小舅子。大正天皇的亲舅舅。他就负责来中国谈判,先是到了上海。然后要去天津。上海的道台还以当时在闹天津教案街面不安全劝他不要去了,柳原谢了道台好意,还是一路来了。上下托关系,见了几个人。其中有李鸿章。

帝国当时基本都是推诿,说你日本国要做生意就做吧,订不订约劳那神干什么。柳原道,那不成了,得有个规矩不是。

后来找到找李鸿章,说的特别动人,道:同是东亚小哥俩,要合作啊。李大人一想也是,再说,现在要是不和柳原当面谈,回头他找英美居间来谈,就更不好处理了。于是同意谈,但是李大人有原则,他说你柳原官小,回家找个大的来。

柳原听了,回去一报告,天皇立马封他一个大官,再派贵族一起过来,这已经是一两年后的事情。

于是合议开始,但谈出的结果,大家都不满意。清朝这边想,丫一个倭国,谈就给给他脸,哪能照着跟洋大人他们一个样子的谈法,就按个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,你签就签不签滚蛋。

柳原也是立功心切。估计当时也没有说什么,就貌似没有什么意见,拿着草案回家去给天皇盖章。结果日本国内不答应,这算什么,这把日本国当第三世界看啊。一个个说要改合合约。天皇说,得改。

结果意见送到中国,李大人们说,爱签不签,不签你捣什么蛋。有这么说改就改的嘛。于是小梁子就结下来了。但合同还准备是签了,一度外面盛传,说中日同盟,搞得西洋鬼子很惊讶,跑到日本国问,有没有这事情,日本答,没有这事情,至于合约上几个叫人误会的条约,无非就是与西洋的合约抄顺手了,一起抄下来了。——是啊,世上哪有那么多原创,至少像胖子这样兢兢业业。这节算植入。

合约大致算谈定了,临门一脚,结果又出了一个事情,这事情在清朝历史老出,就不稀奇了,便是关于日本大使觐见皇帝的礼节怎么弄。东亚民族,在面子问题上是一脉相承的传统,总之互相不满意。

恭亲王为这事情专门找日使谈,他说我们俩国文化传统一样,西洋鬼子不理解,你一个日本人怎么能不懂这个。日使答,不能理解。

好死不死,这个相持不下的时刻,琉球国又发生了事情,琉球人的船在海上沉了,几个死里逃生的人琉球跑到台湾岛上,结果和当地的生番闹矛盾,被杀了几个。也是,台湾的生番本来就有猎头的传统。

既然死人了,便不能就此息事宁人了,琉球国当然要请宗主国清朝管管这事,清朝的衙门说事情太多了,管不过来。结果琉球又去找日本,历史上,琉球这个国老被日本欺负,也是两面为臣。当然是巴不得。日本说,我给你琉球撑腰。

于是日本代表琉球来和李鸿章谈。李鸿章心想怎么着先把合约签了,台湾什么的。无所谓,反正我安排人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

没多久,日本国内出了点事情,旧势力不服新势力,于是叛变起义,折腾一阵子,好歹也被镇压下去。按我们的说法,日本国内也想转移一下视线,琉球事情还没完呢,说没人管了是吧。抄起袖子,于是就派几千人攻台了。

结果打的不顺利。据说互有死伤。李鸿章说不带你日本这样的。嘴上骂几句,也没有干涉的样子,反而日本人卖嗲,说我们死的人比生番多,怎么着你们也得赔两个吧。

谈判的人,还是柳原。只是架势上,已有些今非昔比了。

这段会话,今天看,真叫人哭笑不得。李鸿章把柳原明地里当孙子一样骂,事实上已经里子全失。

李鸿章说,你来议和谁派的,

柳原答,朝廷。

问,发兵台湾谁派的。

柳原答朝廷。

李说,难道有两个日本国嘛,一边派人犯我边界,一边来谈判。

柳原答,派兵的事情我管不着。

李问,人家英法有兵船在这里,全是地面上外交大使全权管的。你怎么不这样。

柳原答,我和派兵的西乡关系很好,但这个事情,各做各的。

李说,你丫不是无赖嘛。

柳原说,生番每年杀人,你们为什么不管。

李答,那好,你们生番也打了,为什么还要驻扎在台湾岛上。

柳原答:我们打台湾是有三个事情要办的。

李问,你三个事情办完了吗?

答,办完了。

李说那办完了怎么还不撤。

柳原答,没有办透彻。

李说,你别玩这套,你要真打,我们十八省一起动手,还不干你一个底儿掉。

柳原说,不是啊,当时我们要动手不是告知你们了吗。

李问,什么时候。

柳原说,就在换约之前啊。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结盟啊,按礼我们不需要和你说的,你看,我们多懂事,提前不就跟你说了。

这话说这里基本结束了,李鸿章拿出意见,说也犯不上为这事情折腾,不如给点钱了了吧。他提出的办法是,不能以军费的名义给,只能说是补贴。另外,干脆把台湾给开放得了,各国利益均沾。

开放台湾,今天想,未必不是一策。以当时国力,其实是难保了,所以共享,后来甲午日本要吞台湾,也多了一些障碍。但李鸿章怯战,也可见一斑,他是真怕和外国人打仗,即使弱小如当时候的日本。也是使银子了事。

日本没有就此消停,回国就开始准备全面开战,但毕竟没有十全把握,这时候又派大久保来谈。大久保提出要求,一是承认出兵台湾好似义举,二是赔他们个二百万两。

朝廷事多,也烦这种小无聊。于是派员又去协商,几经谈判,总有成果。主要是日本出兵是为了保护自己国民的义举,中国也就是不说你什么了。另外赔不了那么些。这样,死伤的船民赔个10万两,另外日本兵在台湾建设的那些房子工事什么的,折价40万两留给中国用。

最后,特别加一句,谓之神来之笔,说。

你们要撤兵,我们才给钱。你们要是撤不干净,也别指望我们全给。

日本这回出兵死伤五六百人,花费几百万两。结果回收50万,账面上看,虽然是赔本生意。但何尝不是一桩好买卖的市场试水。

 

甲午前的事情。再以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强者自然强。要是不强就练好内功再喊口号不迟。话说回来,真强者还真不大喊口号。仇人相见,你要么一脚将他踢翻,要么算了,继往开来,一笑泯恩仇。最要不得,首鼠两端,打又不打,和又不和。还四处涕泪纵横苦大仇深的说你以前打我,丫给我等着。喊秃了嗓子,瞅路边的合资日产车,倒霉催的同胞司机。上去一脚。然后一抹脸面,破涕为笑。

这口气好像就给咽下去似得。

许亿频道

微信公共号:xuyi_bpz

生活且慢,待我说三道四一番

Tags:

分类: 华宇娱乐主管 | 评论:0 | 浏览:

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